销及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销及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忘川煮茶话经年[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21:09 阅读: 来源:销及键厂家

三生石,奈何桥。忘川边,彼岸花开艳。我看着周遭,一切略感陌生。

轻声踱步,迎面的是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阴风。

我有些胆怯,提着罗裙的手浸出汗渍,抬头一望,远处有座被彼岸花围绕的长亭,亭中袅袅饮烟夹杂着茶的清香。

“既然来了,怎么还迟疑,到我亭中做客何防?”

一个男子的声音萦绕于耳畔,我一惊,敛开花朝长亭走去。

他穿着一件素衣长袍,坐在石凳上,眉宇之间透露着一股浩然之气,高挺的鼻梁下的一张薄唇略显发紫,脸色苍白无

力好似得了什么重病。

我轻声坐下,“公子为何一人在此?”

他右手拿着蒲扇,左手稳着红泥小炉上的茶壶,不紧不慢“我在等一人。”

“哦,能否告诉我在等何人?”

他并不答我,长袍一挥,桌上便多了两个琉璃色的杯子,“茶水快开了,你先讲讲生前故事吧”

我错鄂,“生前?”突然头痛无比,像要炸裂一样,一幅幅过往画面都印在脑海,没错我已经死了,为我心上之人而死。

锦城,盛产茶叶,城中富商大多都是靠种茶发家,我家也一样,本着诚信二字做事,在同行里算是相当的有名望,当然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锦城的首富。有不少人觊觎我家的财产,纷纷上门提亲,爹娘都一口回绝。

与任书初见时,是在阳春三月里,那日表姐来我房中,硬是要让我陪她出去踏青,我无法了,不好推脱只好应了。

马啼声急促,我拉开帘子,窗外花红柳绿,在我眼眸之中一点点消逝,心情不免有些黯淡,外面谁都知道叶家有贤女芳龄未二八却不曾有一人知道我本是副病怏怏的身子,也许不久就会向窗外的风景一样永远消逝与外人眼底。

车停了,山水之间,一片青葱,表姐欢喜的很,跟着一只蝴蝶四处跑着。

我命随同的仆人将琴拿来。独自蹲坐在一快大石上抚琴奏雅。

一曲将终,忽闻远处有人大笑不止大赞琴音,“真是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我抬头,略带谦逊“小女子只感游于山水之乐,乎起雅兴抚琴一曲,怎么能配得上公子这等雅赞。”

他刚要开口,表姐突然回来了,一见,喜上眉梢“哟!这是哪的公子哥儿,长的好生俊俏”

“在下任书,自京都而来”他也不拘束,自然的很。

我红了红脸,埋下头去扶弄琴弦。

表姐一向开朗,说话口无遮拦“任公子!看我家妹妹,都脸红害羞了,要是你有情就带好聘礼来锦城叶府门上提亲吧。”

我又羞又气,“姐姐你可别想什么说什么!”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